棋牌游戏购买 > 环城术士 > 第260章 落子无悔,图穷匕见 中

ag怎么注册体育外围投注

作者:黑袍雷斯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雪鹰领主神藏奥特曼格斗进化问道章英雄联盟:我的时代无限之科技主宰废土崛起会穿越的外交官电影世界大盗未来天王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种族之毒一出,天下皆惊!

    费伦古往今来出现种族之毒并不是首次,但这却是第一次被毫不遮掩的、堂堂正正的用了出来,真的让人心理上无法接受!可仔细想想,却发现道理人情竟然全在沈言那边,半点挑不出毛病!

    正所谓“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始作俑者其无后也”——沈言之所以敢下辣手,出发点正因为爬虫女王率先对无冬城使用了散播瘟疫的手段——瘟疫,那也是人类的种族之毒其一。只因爆发得太过频发,以至于大家忽略了这一点。

    你既然敢挑战底线,就别抱怨被人一巴掌抽回去!直接抽死!

    真不怪沈言如此暴烈。

    当然,还有个包括诸神在内都心照不宣的理由,那就是爬虫种族早已式微,全族才区区一百多万人而已,灭也就灭了。何况它们早就脱离费伦十几万年,影响不大……如果非要有个种族被拿出来祭旗,怎么看都是爬虫帝国最合适。尤其是它们的诉求还十分的无理,竟然希望爬虫帝国能尽复旧地!

    现在费伦人多地少,哪有那么大地方让你复国?

    想的这么美,你咋不上天呢?

    再说现在北方这块土地上主人早不知换了几茬几代,凭什么还说这里是你的地盘?

    想想,如果外星人跑来说地球是他们五亿年前的固有领土,恐龙是他们放养的家畜,那我们是不是还要把地球让给他们?简直做梦!小道理可以讲对错,大道理只分立场。

    沈言用的办法看似以牙还牙,很像直截了当的应激反应,其实是他仔细斟酌之后几套方案中伤亡最小的一个。他明知大暴雨会让无冬城守军损失惨重,却仍然用了,不然怎么办?一旦让爬虫帝国全族返回主位面,造成的伤亡会是现在的千百倍!

    沈言真不是神仙,他没办法让一个人都不死。

    又要顾及人情法理,又要在诸神谋算的夹缝中腾挪,这已是他能力的极限,再说种族之间的生存之战怎么可能不死人?

    ……

    然而这件事对主位面的影响还是太大,不能就这么放下——这次不管,那下回人人都这么干怎么受得了?虽说不会人人都有沈言那样的炼金天赋,但架不住作死人多啊。

    因此必须教训一下谁,立威给全世界看!

    沈言?不感动不感动……我们换个老实人欺负一下。

    诸神左看看又看看,忽然发现,卧槽,瘟疫女神你怎么没戴帽子?不是……是,你怎么在两次事件(无冬城瘟疫、爬虫之毒)中全都拿了好处?哪儿都有你?

    大佬们立刻上去一顿猛抽,让你丫不戴帽子……又说错了,是让你丫到处放毒!

    瘟疫女神真是欲哭无泪,我还以为天上真能掉下俩馅饼,原来特么全是黑锅!

    *****

    爬虫的传奇战士普雷斯科特愤怒的将沈言的店给拆成平地,犹不解恨。

    不过他随手挥舞了一阵子,发现仍只觉得胸肺烧的疼,并没有进一步恶化。他观察周围,看到爬虫士兵也是如此,只是咳嗽没再出现更大的症状,心中稍微放松一些。

    难道这些毒气散在空气中浓度太低?虽然伤人可并无法致人死命?

    呵呵,只能说他这么想就太天真了——沈言是什么样的人?报仇怎可能不报个十足!

    当初无冬人感染瘟疫时,都是症状一日重似一日,无论如何救治都收效甚微,那生机看似吊在眼前却永远都抓不到!病人的精神和身体可谓受尽折磨,辗转几十天才死,死时身体溃烂到不能看!

    须知生死是一方面,这期间的折磨才让人咬牙切齿。

    既然找到了苦主,凭什么让这些爬虫死的干干脆脆?嘎巴一下简直太便宜它们……

    ……

    沈言的店后面就是七海商会,而商会后面有一条一头儿堵死的小巷子,阿瑟小队正集体藏在那儿。

    他们两次进出无冬城的传送门都“恰好”在“陶森特”店内,这家店他们恰好找到钥匙,进出封闭完整、里面食物充足、又总能翻到各种需要的物资,阿瑟小队就把这里当成了秘密基地。

    结果突如其来的“玻璃球喷泉”可把他们给坑苦了,根本来不及逃走,几个人就被暴走的爬虫传奇战士给堵在了小巷子里……别的不怕就怕那家伙脾气太大,顺手把七海商会也给平了,到时候大家多尴尬啊。

    然而大家伙儿正情绪紧张的时候,就听见红月表情严肃的对他们说,“对不起,其实我是卧底!”

    阿瑟,涅西卡,凯尔格,艾兰妮:……

    男默女泪,红月你又戏精附体了?

    然而红月注定是个行动派,“再见了,我的朋友们,和你们并肩战斗是我今生最大的荣幸。”说完最后的深情告白,她就像位勇士那样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喂,你是魔法师啊……

    普雷斯科特随手拍散飞来的火球,转头看向侧面。

    这颗火球三平四瘪、绵软无力,显然就是个打招呼用的,爬虫战士并未立刻出手反击。作为传奇普雷斯科特稍微还要点儿脸,不像大多数爬虫士兵那样,狭隘的种群空间让它们褪化得兽性十足。

    普雷斯科特飞在天上,阿瑟小队躲在墙角,一同看着红月晃晃荡荡的用【飞行术】飘了起来。

    你真是飘啊。

    红月也不是傻乎乎的一点儿预防都没有,她身上还包裹着一层透明的护罩,如果沈言在就能认出来那是七环魔法【钢铁披风】——一个很特别的防护魔法。

    这个魔法能让施法者免疫任何物理攻击,传奇战士如果没有别的手段等于被克死。

    “嘶嘶,一个人类,你是谁。”普雷斯科特问道。

    “我是你们的卧底。”红月的表情十分诚恳和冷静,真实得让下面阿瑟小队都差点儿信了——等等,你这些天搞死多少爬虫人心里没点儿数吗?我信你个鬼!

    “证据?”普雷斯科特横移着飘近。

    阿瑟等人的心跟着吊了起来,他们都知道魔法师被战士近身后会有多危险……前几天刚刚有个鲜活的例子,那个被一剑车碎的红袍传奇灵魂还在附近呢。

    但红月镇定的从空间包中掏出一张面具,举在手中。“我是卧底!”

    “咦?她从哪儿拿到的这个东西?”阿瑟等人再次吃惊,因为那个面具过去一直戴在假冒的海姆牧师德斯泽尔的脸上,他们太熟悉了。

    “我的老师是德斯泽尔,他死了,死于被出卖。可笑的是,正因为他的死,你们错过了他想告诉你们的关键消息。现在,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那些玻璃球里装着什么,也只有我有办法拯救你们……我要见女王!”红月镇定中透着一点儿被出卖的愤怒,普雷斯科特几乎一下子就相信了。

    天真!他心里迅速转过一个念头。

    他能猜到“德斯泽尔的弟子”想见女王准备做什么,无非是指责和控诉。可发泄情绪有用吗?连他这个对权谋一窍不通的人都知道,德斯泽尔被出卖真的无关对错,只是选择。一个人出卖你你可以指责,但一个国家选择牺牲你,你能指责谁?

    但红月说的信息恰好是普雷斯科特最为关心的——他早就在怀疑那些玻璃球没那么简单,而红月的话证明了这一点。

    “好,我带你去见女王,跟我走吧。”普雷斯科特朝着阿瑟等人藏身处冷冷瞥了一眼,带着红月头也不回的飞走。

    片刻之后,几个人从小巷子里钻出来,一口气跑出去好几条街。

    知道凯尔格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你们说,红月到底是不是卧底?”

    几个人面面相觑……看了刚刚那一幕谁都不敢确定,那个表情太有生活了,她到底是演的还是真的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