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游戏购买 > 捞尸人 > 第七十八章 醉酒的柱子叔

盛世娱乐到底怎么分成赌大小单双必赢技巧

推荐阅读:我的千年女鬼未婚妻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极品捉鬼系统动力王朝邪性鬼夫,夜夜撩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死人经苗疆蛊事Ⅱ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恐怖都市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时候他们住一个工棚,工棚后面有窝棚,窝棚里面都是一群老娘们,平日里就做他们民工的生意,倒也便宜,说是三十起步,其实二十也能把事给办了,所以这发了钱之后很多工友都直接跑后面窝棚去了,陈青山的媳妇儿在村子里是一枝花,所以他压根儿就看不上后面的老娘们,而柱子叔更是个老实人,也不会去后面,所以当天晚上工棚里就只剩下了他跟柱子叔俩人。

    就在陈青山都准备睡觉的时候,柱子叔道:“青山,走吧,去喝两杯,这钱不干净,在手上过不得夜,花了利索。”

    陈青山跟柱子叔俩人就到了平日里工友们吃饭的小摊,因为这次有两百块的预算,俩人点了不少菜,又点了一瓶平日里都不舍得喝的酒,就这么慢慢的喝了起来,陈青山酒量不好,柱子叔更是出了名的酒量差,一瓶酒见底,柱子叔说话都不利索了。

    陈青山呢也是有点二麻二麻的,就对柱子叔说道:“那一棺材的东西,值老鼻子钱了,你那外甥不是个东西,一人加个鸡腿发一百块就把我们打发了?”

    柱子叔看着陈青山道:“怎么?你羡慕?”

    “咋不羡慕?能不羡慕?有了那钱,咱就回村子里争个村长当当,还在这受这鸟气?”陈青山道,不想当村长的民工不是好民工,陈青山在那时候志向就蛮远大的。

    “那棺材里的是女人,陪葬的东西我大眼的看了,都是贴身的收拾,没有别的,说明这首饰是那女的心爱之物,这女人哪有不喜欢首饰的?就是盗墓贼打开棺材里面是个女人,也绝对不拿首饰,怕女人报复,所以我那外甥拿了她的东西,是要倒霉的。你别羡慕,这种钱,有钱赚不一定有命花。”柱子叔道。

    “可鸡巴拉倒吧你,还信这个?”陈青山嗤之以鼻。

    柱子叔对陈青山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接着一下子就吐了一桌子,陈青山无奈的就把柱子叔给扛回了工棚。

    本来这事就是俩民工在酒后瞎扯的,陈青山都没放在心上,结果这第二天,工头就死了,他站在工地下面,被上面掉下来的钢筋直接给穿了一个透心凉,可以说是活生生的钉死在了地上,这个工头,正是柱子叔的外甥。

    这一下,工地就再一次的放假了,安全检查整顿,别人都在议论工头死的时候,也有人说是因为女尸报复的事情,说的也是有鼻子有眼的,但是陈青山对此嗤之以鼻,马后炮谁不会放?

    未卜先知,那才是真本事,而这件事,还真的就是柱子叔未卜先知了!

    他马上就找到了柱子叔问道:“柱子,你还真的会算这个?”

    谁知道柱子叔却一脸懵逼的道:“算什么?”

    陈青山对柱子叔说了昨晚的事情,柱子叔更是一脸都是蒙圈的道:“我还说过这话?不知道啊!我昨晚喝大了,哎呀!”

    “你别装了!”陈青山道。

    “我真没装,那人是我外甥,哪个月不给我多记工?我要是真的会,还不救他啊?”柱子叔道。

    陈青山一听虽然是半信半疑,但是柱子叔的表现却不像是装的,所以他就想,难道真的是柱子叔喝醉了之后胡扯,刚好是说中了?

    这事就这么给过去了也就算了,在工地重新开工后的第一天就下起了大雨,大雨一下一整天,陈青山出去撒尿的时候一泡尿从泥里冲出来一只金耳环,这个金耳环非常的精致,陈青山马上就捡了起来,也没洗在嘴里一咬确认是真金的,他就赶紧装进了口袋里,他以为这只金耳环是谁丢的,他当时就想,要是把这个金耳环拿回去给媳妇儿说是自己买的,那媳妇儿肯定是高兴。

    结果从那天开始,陈青山就开始做春梦。

    每天夜里,都有一个女的进入他的梦想,跟他抵死的缠绵。陈青山还是没往心里去,他以为是太想女人了,再说梦里的那个女人是真的漂亮,他也乐在其中。

    就这样过了一星期,白天得干活,晚上在梦里又要折腾一晚上,陈青山受不了了,心里虽然美,但是干活没力气,不停的出虚汗仿佛身体被掏空。

    这天晚上,是柱子叔主动叫的陈青山出去喝酒,陈青山感觉最近有点肾亏,就点了一瓶劲酒,而柱子叔则喝的二锅头,结果陈青山这一小瓶劲酒还没喝完呢,柱子叔就又喝醉了。

    而且柱子叔正对着陈青山冷笑,他的冷笑让陈青山渗的慌,就问道:“你瞅我干啥呢?还这么笑?”

    “那女的,滋味儿怎么样?”柱子叔问陈青山道。

    柱子叔一下子就慌了,道:“什么女的,啥滋味?你说啥玩意儿?”

    “天天晚上跟你睡的那女的。”柱子叔说道。

    陈青山一看柱子叔又喝醉了,就心道难道柱子叔一喝醉,就能成为一个看穿一切的大师?不然怎么可能自己的春梦他都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梦里的东西你能看见?”陈青山心虚的道。

    “八百多年的女尸了,滋味儿肯定不一般吧。”这时候,柱子叔说道。

    这一句话,把陈青山给吓的满身的冷汗,他一下子就响起了那棺材里挖出来的女尸,难道每天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女人,是那个女尸?

    他慌忙放下酒瓶,看着柱子叔道:“柱子,怎么回事,你看出什么了?哥,你要是真看出什么了,可一定要救你兄弟我啊!”

    他一想到那个被钢筋穿的透心凉的工头,酒意就一下子醒了一大半。

    “你拿了她的东西,她肯定要找你,说吧,你拿了人家什么东西?我不是跟你说了,女人最心疼自己的首饰?!”柱子叔冷笑的看着陈青山。

    陈青山一猛的还有点迷糊,他都没靠近那个棺材,怎么可能拿东西的?但是随即他拍了一下脑瓜子,一下子想起来自己那一泡尿给冲出来的金耳环了,他道:“可是那金耳环是我一泡尿从土里冲出来的,我不知道是她的啊!”

    “那是工头带东西走掉地上的,是她的东西,也多亏你是捡的,她只是找你吸点阳气,不然你以为你还有命在?但是你要是被她这么吸下去,不死也得脱层皮。”柱子叔道。

    这下,陈青山都想给柱子叔跪下来了,他怕别人听见,就压低了声音道:“老哥,您可一定得救我!我说呢,最近天天有一女的出现我梦里,我还奇怪,就是春梦,咋天天是一个人,而且还是我没见过的人!”

    “晚上她还会来找你,你假装不知道,该办事办事,办完了之后你夸她漂亮,说要送她个礼物,把金耳环给她戴上,还给她之后,估计就没事儿了。”柱子叔道。

    “啥叫估计?万一还有事儿呢?”陈青山追问道。

    谁知道这时候,柱子叔已经爬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陈青山把柱子叔给背了回去,柱子叔此时已经睡的跟死猪一样,前几天陈青山每天都猴急的睡觉,现在一知道晚上跟自己那啥的是个八百年的陈年老尸了,他吓的都无法入睡,就这么闭着眼睛却死活的睡不着。

    一直等到后半夜,实在熬不住的陈青山才迷迷糊糊的睡下,刚睡没多久,那女的就又来了,这女的每次来都只是对他笑笑,之后就温柔的帮陈青山脱衣服,脱完衣服就进入正题,她从来没说过一句话。

    他不知道这女的是谁的时候只当是梦里的美女,知道之后,哪怕是在梦里也知道,所以这女人一来,他吓都吓死了,还有什么心情?这女人在给他宽衣解带之后,陈青山自然不如前几日那般生龙活虎,开玩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硬起来的,那他娘的是怪物。

    这女的一看陈青山不行,陈青山是吓坏了,她不会因为自己不行,就把自己给掐死了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