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游戏购买 > 铁血残明 > 第九十九章 凶恶

博彩天天存天天送平台澳门十三第送彩金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侯府商女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我是都市医剑仙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田秀的背影在官道上往南而去,一个衙役带着腰刀随在孙田秀的身后,因昨日的杀人案,庞雨怕官道不太平,专门派了人送孙田秀回家。

    小姑娘这趟进城看了不少稀奇东西,也许兴奋劲还没有过,走一段还蹦跳几步,背篓也跟着她一起颠簸起来。

    “少爷你不是说让这闺女坐大马回去?”身边的庞丁小声的说道。

    庞雨看着孙田秀的背影道,“现在出了命案,徐典史今日亲自去了白衣庵查看,催着破案好给安庆府申详,马快一律待命,哪里找马去。”

    庞雨说罢调头往紫来桥走去,“少爷我可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跟孙田秀说了下次来一定让她坐,人家比你懂事,一口就答应了。”

    “少爷你这么帮孙家,上次你又说不是看上这孙闺女,可是图个啥。”“你懂个屁,除了赚银子,人也要有点精神收入知道不,这孙家眼看要家破人亡,咱伸手扶一把,这家子人越来越好,这小女娃又知恩图报,咱愿意帮她,心里总是有些宽

    慰的,在这残酷的世上,有这点宽慰,也是难得的。”

    庞丁摇头道,“我不信,少爷你肯定是看上了孙家点什么东西,不然不会…哎哟!”

    庞雨追着庞丁连踢两脚,口中一边骂道,“你以为少爷当了班头不打人了,左右大年都过完了,老子早想打人了。”

    “少爷你花心思陪这小女娃,刘婶来叫你过年都不去,你是不是不要刘家闺女了。”“刘家闺女好看是好看,但刘婶那丈母娘谁愿意要。”庞雨对着庞丁补上一脚,“少爷如今是桐城一霸,欺男霸女的日子还没过够,哪能去摊上那么个丈母娘,给自己找许多

    不自在呢。少爷这婚事你少掺和,你又不是我娘,有这闲功夫,好好想一下怎么帮少爷把抓捕队管好,下次再唠叨这事,老子把你派去潜山打探流寇消息。”

    庞丁原本正要开口,嘴巴张开一半,听到这话后喉头咕嘟一声,把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少爷你这抓捕队……都是些吃闲饭的,各官各吏要放进来的人,都在抓捕队里面,当值都难得看到人,要靠他们办事,我可办不来。”庞雨哼了一声,也没有驳斥庞丁,原本在他的规划中,抓捕队要作为他的亲信,充当特警的角色,执行最艰难的抓捕任务。结果事与愿违,抓捕队成了最弱鸡的一个分队

    ,现在队长是焦国柞,队里充斥着各种官吏的亲戚,基本都不做事,月钱还要拿得多,连庞雨要他们做事,都还得好言好语,怕得罪了他们。

    以庞雨现在的位置,没这些人确实也不行,快班和壮班求到各房的时候不少,不可能事事去麻烦杨尔铭,现在两班在县衙办事顺畅,也有这些人的因素在里面。

    最后庞雨破罐子破摔,把所有关系户都集中在抓捕队,以免他们影响其他人。于是抓捕队就成了摆设,每日留得两三人在快班值房里面,只负责与各房打交道。

    “大过年的,提什么抓捕队。”庞雨低声骂完,两人已经过桥到了紫来街,这条街上的繁华不下于南街,眼下快班对城郊的辖区是从向阳门分割,紫来街在向阳门以北的部分归属第二队管辖,以南归属

    第三队。紫来街上人来人往,桐城的一切都恢复到民乱以前,几乎再看不出民乱的影响。但庞雨知道还是分行业不同的,周月如那纸店的生意便大不如前,因为桐城的士绅大量外

    迁,跟随离开的还有一些家奴和佣人,文房用品的销售必定会大幅下降,其他有些高端消费品同样如此,比如丝绸铺最近就倒闭了两家。庞雨更在乎基础性的民生行业,高利润行业以前把持在士绅大族手中,桐城的贫富差距一直在扩大,最后连基础的民生也会难以维持,这是民变的经济根源,只是南直隶

    普遍富庶,桐城物产丰富,贫富差距还没扩大到让大家过不下去的时候,所以民乱又被顺利扑灭。

    若是这种局势没有改观,早晚会形成更大的动乱,庞雨又觉得庆幸有黄文鼎一伙人闹事,在局势没有不可收拾之前释放了一部分矛盾。

    从向阳门的门洞进城时,庞雨见到了阮劲,这满脸横肉的二队队长坐在一张交椅上,瞪着发红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来往行人。见到庞雨之后,阮劲连忙站起过来行礼,“按班头昨日的吩咐,属下连夜在北城清查乞丐,经附近乞丐辨认,已查明死去的乞丐绰号地伏癞,在桐城行乞已有两三年,平日

    主要在窦家桥附近食铺讨食,往日都与数名花子同行,这两日他染了寒疾,便没去施粥的寺庙求食,独自留在白衣庵马栏中。”

    “平日可有仇家?有没有什么丐帮污衣派净衣派的争斗之类的?”

    阮劲愣了一下道,“没听闻过什么净衣派,但据其他花子说此人最多是曾与人争抢,却从未打斗过,并无实在仇家。”

    “有没有查到其他线索?”“属下没查到仇家,便转回白衣庵的马栏上,若不是专去寻仇,那晚上去那里的人,定然是想要在马栏过夜,多半还是乞丐。便想着是否有其他新来的乞丐。在附近询问下

    来,说最近确有数名面生的乞丐,刚到桐城两三天,正月十三曾在马栏中住过一夜。”庞雨听着皱眉道,“外地来的,不是南就是北,庐江、怀宁、潜山都不比桐城差多少。大年期间城里好求食,他们为何要冒着严寒,离开原来的地方长途跋涉来桐城,路上

    便浪费了求食的时机?”

    阮劲一时也回答不上来,庞雨抬眼问道,“可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乞丐?”“没问出来,许是那几人刚来,与其他花子也不甚相熟,尚不及打交道。”阮劲说完突然又一拍手,“有一离奇处,一个快手问到东作门的余记包子铺,说有两名少年乞丐拿

    现银买包子,用的二两的水丝银锭。”

    “花子怎会有二两的银锭。”庞雨摸着下巴沉吟道,“那眼前看来,这几个新乞丐行事怪异,嫌疑也是最重,城北清查得如何了?”“属下也认定这几个新乞丐嫌疑最大,便请两个中队壮班分为小队巡查街巷,一条巷子一条巷子细细查,咱们快班二队这边给壮班每小队配了两个向导,从北往南一路查下

    来,一个地方都不漏过,目前还没确切消息,要是能再多一个中队的壮班就更快些。”“没人了。”庞雨马上打断阮劲,“县衙去了一个中队,六门分了两个中队,总共就剩下三个中队,城北给了两个,城南给了一个,老子手上就剩下十多个帮闲。人就这些人

    ,你要抓紧清查,眼下城中已有些谣言流传,有人说是黄文鼎余党作乱,知县大人要我三日内拿到凶嫌,以安城中百姓之心,阮队长能不能做到?”“班头放心,壮班和快班加起来二三百人,桐城就这点大地方,一路细细查下来,那几个花子总归藏不住。属下哪怕不睡觉,三日内也要抓到那凶嫌。”阮劲瞪着发红的眼

    睛狠狠道。庞雨回忆起当日阮劲在孙田秀家中那副样子,纯粹的一个欺压百姓的恶人,哪想得到今日成了熬夜抓凶手的官差。庞雨倒巴不得阮劲把那份凶恶用在抓坏人上面,算是用

    对了地方。

    “阮队长也不要过度熬自己,抓点时间也可休息片刻,这城门…”

    庞雨正说着话,前面一声大喝,“那小花子过来!”庞雨几人转头望去,只见一名快班帮闲正朝着路中间一个瘦小身影走去,那花子蓬着头发,身上裹着一件破烂的蓝底袄子,外边用布条又裹了两圈,双手拢在一起,身子

    蜷缩着,更显得瘦弱。

    帮闲走到他面前道,“叫啥名?平日跟着哪些花子在何处讨食?”

    那花子往后退了一步,头上的乱发垂下来遮住了他的大半个脸,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在缝隙间闪动,认真的盯着那帮闲,并无多少害怕的神色。

    帮闲摸出短棍指着那乞丐,“问话为何不答,手撑地跪下!”

    城门附近的壮班和快手纷纷抽出腰刀标枪,往这边围聚过来,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周围的百姓纷纷避让,同时不停侧头观望,唯恐漏了热闹。

    那小花子呆了片刻,突然张口咿咿呀呀的叫起来。

    围着的衙役一见是个哑巴,都停下脚步,刀枪也垂下去,花子乘机便想往抬步城外走。

    帮闲却并未放下短棍,逼近一步拦在他的身前厉喝道,“不管真哑巴假哑巴,说不了话总该听得懂话,手撑地跪下!官爷要搜你的身!”

    “班头你往后退些。”阮劲突然走到庞雨身边低声说道,“看他的脚背。”庞雨定神一看,那花子露出的光脚背上,有一个明显的肤色分界,显然曾长时间穿鞋,鞋子在此时并非是廉价易得的物品,连很多普通人家都没有鞋,穿鞋在乞丐中十分

    罕见,遗落现场的那只鞋子更是增加了此人嫌疑。此人可能就是凶手,这个念头一冒起来,庞雨心中也紧张起来,往身上一摸,居然没有摸到任何武器,才想起自己今日并未带刀,因为他现在出门经常前呼后拥,抓人都

    是指派人去执行,并未想过自己会与凶手遭遇。

    庞丁见状把腰刀取下递给庞雨,自己则去另一壮丁那里要哨棍。

    庞雨刀在手中立即有了底气,心中对那帮闲也留意上了,显然那帮闲已开始就注意到了乞丐脚背的细节。

    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小花子身上,小花子此时不再咿咿呀呀,把两手伸出,缓缓往地上跪去。

    帮闲踏上一步,准备压住小花子搜身。

    突然围观的人群中一个黑影飞快冲出,一把雪亮的利刃朝帮闲的后背杀去。

    其他衙役都围堵在门洞前,那黑影速度极快,众人连发声警告都来不及。

    帮闲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转身时那利刃已到胸前,帮闲下意识的一偏,短刀已破开棉衣,拉开一道长长的口子,胸前顿时鲜血迸飞。众人此时才看清是又一名白袄花子,那花子毫不停留,转身往百姓人群中钻去,朝着遇到的人乱杀乱刺,两个百姓流血倒地,人群顿时大乱,街中人发出疯狂的尖叫四散

    逃命。

    衙役们并未逃窜,而是奋力追去。

    “封住门洞!抓住那哑巴花子!”庞雨让开几个狂奔的百姓,对着前面阮劲的背影大喝,但声音被淹没在一片尖叫中,阮劲根本没有听到,飞快的往前去了。

    “你姥姥的。”庞雨赶快让开门洞位置,他一个人根本堵不住逃窜的人群,拦在那里早晚被踩成肉饼。

    许多人逃入门洞,往紫来街逃去。庞雨仔细看着逃入门洞的人影,并无那哑巴花子的蓝衣。

    那白袄花子并未逃窜多远,他自己也被人群阻挡跑不快,两个壮丁追上那花子,堵住了往西的路,两把腰刀对着花子劈砍。花子调头又往门洞跑来,这个方向追来的衙役更多,但只要出了门洞,他就能逃出生天。花子手中短刀乱舞,防止衙役接近,遇到攻击就闪躲逃窜,此时街上空阔了不少

    ,白衣花子跑得飞快,左躲右闪,灵活的避开了好几次攻击。

    啪一声巨响,一根哨棍飞速砸中白袄花子的膝盖,花子惨叫一声,跌跌撞撞的往前踉跄几步,扑倒在道路上,正好在一个方才受伤的百姓身边。

    众衙役纷纷赶来,花子已不可能逃脱,他仍挣扎着撑起来,突然大声嚎叫一声,对着旁边那受伤百姓扑去,猛力一刀插进那百姓胸口,短刀几乎直没至柄。百姓的惨嘶声中,追来的第一名壮丁举刀就砍,正中花子肩膀,花子又嚎叫一声,竟然连身都不转,由得那壮丁砍杀,径自连滚带爬到街边,扑到另一个受伤的百姓身上

    ,对着那老头喉头连刺两刀。

    此时阮劲也赶到跟前,两把腰刀对着那花子连砍四刀,花子背后的破棉衣支离破碎,满背都布满了血水。

    花子此时才翻身过来,仰躺在地上对着壮丁挥动短刀,几个壮丁仗着腰刀的长度与他对砍,其他几人的哨棍和标枪也一顿劈打。

    “留他一口气,老子要问话!”庞雨提着刀赶到跟前,众衙役这才纷纷退开。那花子正面顿时刀痕累累,面门上也中了两刀,片刻便血流满面,花子左手格挡攻击,几乎被腰刀砍断,左前臂已经只有皮肉相连拖在地上,右手臂中了两刀,但依然死

    死握着那短刀。

    花子全身浴血靠坐在街边门市的柱子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头顶伤口流出的血水浸透了头发,在花子的眼前点点滴落。

    众衙役也粗粗的喘气,双方互相凶狠的对视着。庞雨往前一步看着那花子鲜红破烂的脸颊,虽然面目不清,但庞雨感觉只有十来岁而已,但凶狠是他生平未见,明知已经不能逃脱,不去反击衙役,却要杀死地上无力反

    抗的百姓,这是一种何等的凶恶。跟这个花子比起来,黄文鼎一伙简直是菩萨转世。

    花子也在盯着他看,即便他血流将尽自知必死,眼中也没有丝毫良善可言。

    “你……”庞雨刚刚说出一个字,那花子眼睛转到左侧一处跌落的箩筐处,破天荒露出一丝笑,接着胸口一振,扬着头奋力朝天空嚎叫道,“小娃子记得给咱老子报仇!杀光桐城!杀

    光他们!”

    他嚎完杀字,右手举起短刀,对着自己的心口猛地一刀扎去。场中衙役寂静无声,只余粗重的喘息声,庞雨顺着花子方才的方向看去,箩筐后赫然是一件蓝底的破棉衣,那哑巴乞丐却早已没了踪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