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游戏购买 > 重生为后:冷帝宠入骨 > 第四百零六章 彻头彻尾的渣男

88bf必发娱乐拉斯维加斯手机投注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极品小农场绝命毒尸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侯府商女末日刁民我是都市医剑仙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零六章  彻头彻尾的渣男

    轩辕煦不防,真有女人敢如此放肆的揍他?

    那拳头如密集的雨点一般砸下,又重又痛,很快,轩辕煦便感觉脸上黏糊糊的,有血自鼻子里流出来。

    再有涵养的男人,此刻也忍不了了。

    何况轩辕煦?

    他猛地掀翻萧若水,反而骑坐到了她身上,一手拽着她的头发,提起了她半个身子,另一手照着她泪水模糊的脸,噼里啪啦就是一顿猛扇。

    “贱人,敢打本王?谁借你的胆子?”

    “唔,混蛋,滚开。”

    开始,萧若水还能挣扎,可一顿打之后,只觉得整个人脑袋都大了,耳朵里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见了,泪水模糊的眼睛里,就只望见轩辕煦那狰狞的可怖的脸。

    “呵,打吧,最好打死我。”她苦笑着,眼泪鼻血口水糊了一脸。

    最后,轩辕煦觉得手都酸了,再看她那肿的跟猪头似的脸,也怕出事,索性就松了她。

    萧若水瘫倒在床,一双红肿的只剩一条缝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轩辕煦,那样子,就像一只厉鬼。

    轩辕煦不自觉的凝了凝眉,心头更是生出嫌恶来。

    “听好了。”他眼神冰冷的看着她,再没有一丝忍耐和温情,“你不过是萧家的一个小小庶女,本王能要了你,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再说了,昨晚,你不也舒服了?这会子倒跟本王耍起横来?”

    在萧若水愤怒的眼神下,他鄙夷出声,“还装什么正经?早都不是处子了。”

    “你。”萧若水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不过,很快,她便羞辱的闭上了眼睛。

    这混蛋,这明明是她的第一次。

    可是,这浅蓝色的床单上并未有落红。

    “哼,想不到,你早跟了男人?那个男人是谁?九弟?”轩辕煦扯了下嘴角,嘶,生疼,这贱人,下手挺狠。

    萧若水别开脸去,不想再跟这混蛋男人说话。

    轩辕煦却嫌恶不已,“没想到竟是九弟玩过的烂货,该死。”

    “轩辕煦,你混蛋。”萧若水再也受不住的冲他叫起来,那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似的,顺着她青肿破皮的脸颊簌簌的落着。

    “我跟晋王殿下清清白白。我们什么都没做过。”

    呵,她倒巴不得她跟晋王不清不白,然而,跟他的那些年,他们一直就只是合作关系,或者说,他只当她是一个得力的下属,却从未将她当过女人。

    此刻,她才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尤其,昨晚经历和轩辕煦之后,她才明白,一个男人的自持力能有多少?几杯黄汤灌进肚里,就什么也管不住了。

    可是,轩辕烨却始终对她自持。

    这种情况,若不是深爱,那便是无爱。

    他对她,是一点爱意都没,哪怕醉酒之后,都不会乱性,呵。

    “清白?”轩辕煦好笑,“你以为你当年跟九弟的事,本王不知道?不过,你说你跟九弟清白,那么说,你是跟别的野男人?”

    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轩辕煦几乎笃定道,“怪不得,九弟不要你。原来你是被野男人玩过的?”

    “你,你,你去死!”萧若水真不知如何形容心中的怒气,如果此时,手里有把刀子,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捅死这混蛋。

    随时拿了枕头就朝轩辕煦砸了去。

    轩辕煦随手一挡,给挡了开,眸露嘲讽,“行了,少在本王跟前装了。本王都还没嫌你脏。你还在耍性子?告诉你,别给脸不要脸,不然,有你好受的?”

    都已经睡了,还知道了她的丑事,轩辕煦这会子也没必要装好人了,身上那些恶劣的品质,全都在萧若水跟前暴露了出来。

    萧若水也是震惊,之前,在她跟前那样温润有礼,处处透着体贴小心,甚至,知道她因为晋王大婚的事难过,还主动过来陪她喝酒,听她诉苦

    却原来都是这混蛋招惹女人的伎俩。

    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轩辕煦,你滚,我不想再看到你,昨晚,我只当是被狗咬了。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光的,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再也不想多瞧这男人一眼,萧若水背过身去,痛苦的沙哑的嘶吼。

    “哼!”轩辕煦冷哼一声,慢条斯理的下了床。

    当他喜欢奉承这种女人啊?

    之前,觉得她有些头脑,又曾是晋王身边的女人,多少有几分新鲜感。

    可昨晚尝过之后,也不过尔尔,甚至还不如他后院的那几个丫头呢。

    滋味一般,性子倒坏的很。

    而且,这些日子,跟她一起商议锄具改良之事,他发现,此女比一般女人也多不了多少见识。

    此次锄具改良,她或许占了先机,但是,具体的操作,那都是那些农人们,她却是连地都没下过的。

    至于怎样用这些锄具劳作,她还不如那庄子里的农妇。

    穿好衣裳之后,轩辕煦冷冷的盯着床角里瑟缩的萧若水,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

    “既然你如此嫌弃本王,那本王也就不热脸贴着冷屁股了,萧姑娘好自为之。”

    哼,一个没了清白的庶女,家族不庇佑,她还能如何?

    少不得将来还得求到他身上。

    轩辕煦撩下一句话,径直离去。

    当房门关上的一刹,萧若水的心也跟着咯噔一下,沉入到了冰谷里。

    屋子里很静,静的可怕。

    萧若水酸痛的身子,缓缓的滑进了被窝里,一双手慢慢的拉了被子,盖到了头顶。

    她,多想就这样消失!

    日头渐渐升起,明媚的初阳透过窗棱的细缝折射进寝殿内,整个寝殿沐浴在一层融融的暖光里。

    云绾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入眼,却是男人硬挺俊美的侧颜,顿时唬的心口一跳。

    她这才想起,她昨晚成婚了。

    这个睡在身侧的男人,就是她的夫君,她不应该惊吓的。

    可是,昨晚发生过什么?她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她忙的朝身上一看,大红的喜服仍旧穿在身上。

    吓,她昨晚没脱衣裳就睡了?

    再瞧着,这男人此刻躺在被窝里,一个人裹了一大床的被子,睡的正熟呢。

    云绾歌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怪不得昨晚老是做梦掉水里,冷的直哆嗦,敢情是,被子全被这男人裹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