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游戏购买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979章 好人难做(1)

糖果派对老版本壹定发手机客户端下载

作者:六月浩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侯府商女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我是都市医剑仙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入六月天气就开始变热了,而清舒最怕热了。

    打完拳出了一身的汗,清舒坐在亭子里一边擦汗一边说道:“林菲,你说我请假去避暑山庄避暑怎么样?”

    “当然好啊!只是太太,你真愿意请大假?”

    清舒也就说说,哪可能真请两个月的假去避暑。除非辞官,否则行事不可能这般随意的。

    卷宗誊写完了,清舒在去衙门也没什么事。所以每日也就看看书练练字,日子过得别提多悠闲了。

    因为今年是适逢六年一次的大考核,而皇帝又让太孙负责此事。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太孙对这事特别的在意,时不时就宣了吏部尚书吴大人询问。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吏部今年的办事效率很高。到六月中旬,大考核就完成了一大半。

    这下管郎中突然叫了她过去,与清舒说道:“林大人,你要调往刑部任职吗?”

    清舒愣住了,半响后道:“管大人,你是不是弄错了?”

    看他这神情,管郎中说道:“我也是听到消息说你要调往刑部,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确定。林大人,你还是去找人打听下吧!若真调去刑部,你赶紧去求长公主。”

    清舒皱着眉头道:“刑部不好吗?”

    管郎中说道:“刑部当然好了。只是你要去了刑部,那儿的人可没我们这好说话。你去了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地刁难你,甚至故意让你出错将你赶出刑部。”

    也不知道林大人得罪了谁,要这般整她。

    清舒点点头说道:“我回去就派人打听下这事。”

    事实上她也就说说,既求了长公主自是要去刑部的。哪怕众人都说去刑部不好,清舒也想试一试。不战而屈,不是她的性子。

    这日安安与清舒说道:“姐,姐夫出去快一个月了,你说他现在有没有到平洲啊?”

    “这个不知道。行程都是安大人安排的,你姐夫这次只是个跟班。不过到了平洲,他一定会去看望外婆的。”

    安安点点头说道:“姐,我搬出来这么长时间想回去看看了。不然舅妈还以为我乐不思蜀,将家都给忘了。”

    “我跟你回去一趟吧!”

    只有经常走动关系才能好。不然就靠一层亲戚关系,平日不往来到时候会越来越生疏。

    结果姐妹两人到裕德巷时,就看见家门口围了不少的人。

    清舒与跟过来的虎子说道:“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虎子很快就回来了:“太太、二姑娘,门口有个妇人带着个孩子来找舅老爷。那妇人说是舅老爷在桐城的旧识,贺伯没敢让她进去。”

    “舅妈呢?”

    虎子摇头说道:“贺伯说舅太太出门买东西了,现在不在家。”

    安安有些诧异地问道:“妇人?舅舅怎么会认识个带孩子的妇人?”

    清舒皱着眉头说道:“若是我没猜错,应该是那位苏娘子了!也不知道她带着孩子来做什么。”

    安安脸色一下就变了。

    清舒觉不知道这女人什么目的,所以不敢让安安下去:“你先在马车里呆着,等我将这事处理完了你再下来。”

    “好。”

    李钱跟林峰等人将围观的人喊开,让出一条路让清舒进去。

    苏娘子一直苦求贺伯帮她通禀,说想见顾霖。贺伯都快气死了,若是个男人上门说与老爷是旧识,他肯定早就将人请进去了。可这是个妇人且还带着病歪歪的孩子,不将情况弄清楚让她进门,别人还以为自家老爷跟她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呢!

    看到清舒,贺老头仿若看到了救星来。结果没等他开口,那女人就抱着孩子跪在清舒面前:“太太,求求你让我见见阿霖吧!”

    若是她称呼顾兄弟或者顾大人都没问题。偏偏叫阿霖,这么亲昵的称呼想不让人多想都不成。莫怪贺伯不敢让她进门,这种情况让她进门岂不是落人话柄。

    清舒没有急于纠正身份,而是问道:“我若是猜测得不错,你就是苏娘子吧!”

    苏娘子点头道:“是,我就是苏静。太太,对不起,若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不会带着孩子来找阿霖的。”

    清舒觉得幸亏是自个站在这里,且她知道顾霖与苏静跟眼前的孩子没关系。若是舅母听了这话,肯定会气死的。

    “你孩子怎么了?”

    苏娘子眼泪汪汪地说道:“毅哥儿生病了,总是叫着肚子疼,桐城那边的大夫却看不出个所以然出来。他是我十月怀胎掉下来的肉,哪怕舍了这条命我也要救她。太太,求求你救救我家毅哥儿吧!”

    清舒看着她怀里的小男孩,就见这孩子面色蜡黄,眼都凹进去了,脸上一点肉都没有。若不是眼睛在转动,还以为是一具骷髅。

    虽然很反感这个女人,但孩子是无辜的,所以她还是愿意搭把手的。当然,不能让顾霖沾染这是非。

    “苏娘子,我舅舅当初在桐城看你们孤儿寡母可怜这才接济你们。可他不仅接济了你们,还接济了十多个没父母的遗孤。可你刚才那番话,不明就里的还以为你跟这孩子与我舅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围观的人听到这话,都齐齐看向了这个苏娘子。别说,他们刚才都以为这女人是顾霖在桐城的相好呢!

    苏娘子脸色大变,颤声问道:“你、你是阿霖的那个外甥女?”

    她早听说了清舒,也知道这个女子很厉害。也因为她的阻挡,顾霖才不敢娶她的。

    “对,我是林清舒。”

    清舒让李钱去街上叫来一辆马车,然后冷着脸与苏娘子说道:“抱着孩子上马车,我带你们去看大夫。”

    苏娘子抱着孩子不动,一脸警惕:“太太,我想见到阿霖再带了毅哥儿去看大夫。”

    清舒淡淡地说道:“若不是看在这孩子病重的份上,就冲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早就让人将你赶走了。”

    见她还是不懂,清舒冷声道:“你到底去是不去?去的话,带着孩子跟我们走。若不是去,那就赶紧带着孩子离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