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游戏购买 > 极品花都医仙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丧家之犬,狺狺狂吠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丧家之犬,狺狺狂吠

推荐阅读:奥特曼战记极品小农场绝命毒尸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末日刁民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哗!

    众人尽皆哗然!

    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清楚,段皓指定的病人,绝对不是那么好治的,所以他才会提出跟陈飞宇打赌,而且往深了想,这件事情段皓绝对是早有预谋,不然的话,他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找出合适的病人来难住陈飞宇。

    然而,这么明显不利的条件,陈飞宇竟然答应的这么干脆,这么果断,难道他就那么自信,自信到能治疗一切疑难杂症的地步?

    “陈飞宇怎么答应的这么快,段皓既然诚心污蔑他,那他所找的病人,病情肯定不一般,甚至,比邵凡沁小姐的衰老症还要难治,就算陈飞宇医术高明,可是也架不住段皓耍阴谋诡计啊,他竟然想都不想就答应了,真是太托大了。”许可君立即皱眉说道,神色间忧心忡忡。

    陆雪珂撇撇嘴,道:“谁让陈飞宇风头正盛呢,脑子一热,也不想后果,就先答应了下来,哼,他输了丢掉冠军的头衔和'昆仑芝'不要紧,要是连累我爷爷被人认为搞黑幕,本小姐绝对饶不了他。”

    陆雪珂挥舞着拳头,一脸的不高兴,不过双眸注视着陈飞宇,期盼陈飞宇不要掉链子才好。

    “小陈大夫,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有人怀疑有内幕,直接让警察来调查就行了,你没必要答应他这种无理的要求……”话还没说完,陆卫东在陈飞宇耳边小声道:“段皓明显是有备而来,他既然敢跟你打赌,背后绝对有阴谋诡计,你答应他的赌约,岂不是正好中了他的算计?”

    “无妨。”陈飞宇轻蔑地瞥了段皓一眼,自信地道:“跳梁小丑,根本无须在意,就算他耍出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是徒劳,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总得让大家心服口服才行,不然的话,你这位省中医协会的会长,岂不是要落人话柄?”

    陆卫东深深看了陈飞宇一眼,点点头,不再多说。

    突然,段皓冷笑道:“陈飞宇,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到时候你输了可别不认账。”

    “笑话!”陈飞宇扬天轻笑一声,道:“我陈飞宇一向言出必践,又岂会赖账?你还是先考虑好,待会打赌输给我的后果吧。”

    “好,既然你不见棺材不落泪,那你就等着,很快我就戳穿你的真面目。”

    段皓说完,就急匆匆离开了会场,没多久,就从外面带进来一个头戴红色鸭舌帽的年轻人。

    不少人开始猜测,这个年轻人,就是段皓指定的病人。

    陈飞宇向那名年轻人看去,只见他相貌也算英俊,只是脸色有种不健康的苍白,而且由于走路太急,有些微微气喘,看起来像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陈飞宇,他叫周迎,而且身患绝症。如果你真的医术高超,我想你绝对能治好他身上的病情才对,反之,如果你治不好,那就说明你的医术并没有那么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神奇,那就要剥夺你这场中医比试大赛的冠军资格,'昆仑芝'更是休想拿走!”

    段皓挑衅地冷笑道。

    他身边的周迎就是刚刚凤莫寒紧急发动鬼医门在省城的所有人脉关系,在最短的时间内,所找到的身患绝症的病人,而且周迎所患病情之奇,甚至连精通“鬼医十三针”的鬼医门中的医生都完全束手无措。

    段皓刚和周迎接触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查探过周迎的病情,的确是天下间闻所未闻的奇症,甚至比之前邵凡沁的“衰老症”还要诡异奇怪,就算陈飞宇是“天行九针”的传人,也绝对没办法治好周迎身上的奇症。

    这一场打赌,段皓有绝对的自信,陈飞宇必输无疑!

    “姐,你看段皓那么自信,难道,那个叫周迎的人,身上患的是无药可救的绝症?姐夫不会输吧?”秦诗琪忧心忡忡地道。

    “放心吧,以飞宇的性格,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去做的,你就等着段皓被你姐夫啪啪啪打脸吧。”秦羽馨自信地道,她对陈飞宇的绝对信任!

    “嗯!”秦诗琪重重点头。

    场中,在众目睽睽下,陈飞宇向前走到周迎的身前,观察着他的面色。

    陈飞宇之所以敢答应段皓的赌注,来源于他对“天行九针”的信任,可以这么说,在“天行九针”面前,绝无治不好的病!

    “你哪里不舒服?”

    陈飞宇观察完周迎的面色,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

    周迎神色尴尬,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摘下了他的红色鸭舌帽。

    顿时,全场尽皆惊呼起来。

    只见周迎是个光头,当然,光头并不少见,少见的是,周迎圆圆的头顶上,赫然布满了红色的血液。

    “大家不要慌张。”段皓立即高声道:“周迎脑袋上并没有伤口,那血液是从毛孔中渗出来的,只要他运动出汗,血液就自动渗出来,而且根本止不住。”

    这种奇怪的场景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得一愣,议论纷纷。

    “自动从毛孔中渗出来的血液,而且血量还那么大?这一点都不符合生理常识,段皓,你确定没开玩笑?”

    “难道这就是周迎所患的奇症?难怪段皓这么自信,敢跟陈飞宇打赌,周迎身上的病症别说见了,就是连听都没听说过,我看陈飞宇这次要阴沟里翻船了。”

    “没错啊,你看周迎脑袋上血如汗涌,像不像是在流汗?以前只听过汗血宝马,现在竟然见到了'汗血宝人',啧啧,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面对这种奇怪的病症,陈飞宇绝对输定了。”

    周围众人议论纷纷,简而言之,大家都不看好陈飞宇。

    陆雪珂又是惊奇,又是担忧,道:“天下间竟然还有这样稀奇古怪的病,这下糟了,万一陈飞宇输了,那我爷爷岂不是要背负上搞黑幕的骂名了?哼,都怪陈飞宇,没本事瞎逞什么能,一开始就让警察来调查不就得了,他还真以为他是华佗在世啊?”

    “你先别着急。”许可君劝道:“现在就说陈飞宇输了,未免言之尚早,我觉得,以陈飞宇神奇的医术,未必不能治好周迎身上的奇症。”

    “希望如此吧。”陆雪珂撇撇嘴,显然不信陈飞宇真有这样的本事。

    另一边,陆卫东和吕松柏等人也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奇,这种头顶血如汗涌的奇怪病症,他们还真是生平仅见,陈飞宇真的有本事治好周迎吗?

    在众人疑惑的神色中,陈飞宇自信地道:“我来给你号脉。”

    “好的。”周迎一边伸出胳膊,一边苦笑道:“我今年21岁,这种奇怪的病,是从一年前开始的,之前也在医院检查过,医生说我是毛细血管异常,吃过半年的西药不见好转,又吃过两个月的中药以及试过各种各样的偏方,但是病情一直不见好转,唉,说不定我啥时候就会流血过多而死吧。”

    陈飞宇感受着周迎的脉搏,心中已经有谱,摇头道:“不会,既然让我碰到了,那你现在想死都难。”

    “你什么意思?”周迎猛地抬起头,瞪大眼睛惊奇地道:“你的意思是……是……是说,我的病能治?”

    陈飞宇并没有回答他的话,答非所问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很早就有了女朋友,而且你欲望挺强,经常出去开房吧?”

    陆雪珂和许可君两女还没谈过恋爱,闻言顿时面红耳赤,不由啐了一口。

    段皓皱眉道:“陈飞宇,你别忘了,现在是在看病,不是让你八卦的。”

    陈飞宇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夏虫不可语冰,如果我说正在问诊,你信不信?”

    段皓冷笑道:“那我倒要看看,周迎的病到底和你刚才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周迎隐隐有些尴尬,难为情地道:“你说的不错,我俩是经常出去开房,尤其是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几乎是每天都去外面开房,后来觉得费钱,就和我女朋友直接出去租了一套房子,不过,由于我身上的病太过奇怪,已经和女朋友分手了,对了,这应该跟我身上的病没什么关系吧?”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露出玩味的眼神,周迎这小子倒是犀利,年纪不大,欲望竟然这么强,也不知道他的女朋友是怎么受得了的。

    “谁说没关系的,关系大了去了。”陈飞宇心中已经全部了然,收回号脉的手,说道:“你的病根,就在于房事太勤,导致肾亏气虚所致。

    《黄帝内经》有云,汗为血之液,从气化白,意思是说汗液原本与血液同源,经过人体气的转化后,变成汗液发泄出去。由于你房事太勤,所以肝肾之火逆而向上,导致血液过热,会直接从脑袋上的毛孔发泄出去,再加上肾亏气虚,气不能转化血液成汗液,所以肌肤上才会出现血汗。”

    原来是这么回事。

    众人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段皓想不到陈飞宇竟然说出了病因,而且还跟刚刚陈飞宇所问的问题息息相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连忙急道:“陈飞宇,你就算说出了病因,如果治不好周迎的病,依然算你输!”

    此言一出,众人心中纷纷涌上“无耻”两个字。

    只不过,陈飞宇既然说出了病因,那离对症下药,也就不远了。

    陈飞宇轻蔑地瞥了段皓一眼,一挥衣袖,神色睥睨道:“你在我眼中已经如丧家之犬一样可怜,我便允你所说,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段皓脸色一变,被陈飞宇气势所迫,情不自禁向后退了一步,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但是现在他已经骑虎难下,如果陈飞宇赢了赌约,那他的后果,不说陈飞宇和陆卫东会不会放过他,就连凤莫寒那里……

    想到可怕之处,段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中已经开始后悔和陈飞宇作对,此刻,只能期盼着陈飞宇治不好周迎的“血汗症”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