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游戏购买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百七十四章 为时尚早

hjc888澳门黄金城赌场大奖u乐

推荐阅读: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偷香汉乡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带着仓库到大明抗日之将胆传奇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大学士这句话说得莫名其妙,换做别人,可能会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但王相表情未变,只是轻叹口气,问道:“你想好了?”

    张大学士道:“老夫已别无选择。”

    “也是。”王相点了点头,说道:“你这次让他丢尽了颜面,以他的秉性,张家退无可退。”

    张大学士道:“端王并非良主,于公于私,这件事情,老夫都必须做。”

    “这是构陷。”王相看了看他,摇头道:“一代清流,竟也有行此浊事的时候。”

    张大学士冷冷的一笑,问道:“你王家延续至今,也不见得有多么干净。”

    王相看了他一眼,说道:“好好养伤,老夫走了。”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顿住,偏头望了一眼,说道:“不过你有句话,老夫很认同。”

    “端王确非良主,陛下应有更好的选择。”

    ……

    王相离开张家的时候,来张府探望的官员,无论品级,纷纷出门相送。

    定国侯凭借着陛下的宠爱和信任,在京师近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这是只是近乎。

    整个京师,真正能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只有王相。

    他是当朝左相,也是唯一的宰相,他挥挥手,京师就会卷起一场风雨,他跺跺脚,朝堂就会引发一场地震。

    ……

    唐宁这几日在写陈国和草原通商的章程,没有去尚书省,但对于朝中的消息,依然格外关注。

    其中便有一件事情,引起了他的注意。

    端王殴打张大学士,前几日在京师引起了很大的风波,但因为陈皇没有包庇,端王认错及时,处理得当,这件事情很快就平定下来。

    然而此事还没有平定两天,便又死灰复燃,而且有了越烧越旺的趋势。

    这件事情看似简单,张大学士也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但在儒家礼法盛行的年代,端王作为公众人物,欺师灭祖,殴打老师,造成的影响,要远比后世严重的多得多。

    如若他是普通的读书人,有功名者,革除功名,无功名者,终身不得参加科举,这算是轻的惩罚。

    如若他是朝中官员,轻则削官,重责免职,也在法理和情理之中。

    如果他是皇帝,则影响更加恶劣,甚至有人可以用这样的理由写一篇缴文,当即兴兵造反,占的还是大义这一边。

    越来越多的官员开始加入弹劾兴讨端王的行列,张大学士的影响毕竟太过巨大,即便是陈皇,也要小心认真的对待。

    唐宁从这两日的朝局变化中,看到了王相的影子。

    要说朝中除了陈皇之外,谁的权力最大,自然是王相,他要是盯上了谁,哪怕是皇子也要脱层皮。

    别人看不清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唐宁看得清。

    张大学士被端王殴打,王相参与兴讨弹劾,看似是站在礼法大义的角度,其实站的是润王。

    王相与张大学士,虽然没有明面上的表态,但在唐宁眼中,他们已经明确无比的站在了润王一边。

    康王放弃,怀王没有资格,若是端王被废,朝中官员、京中百姓便是再后知后觉,也应该想到润王了。

    这也恰恰是唐宁所担心的。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赵圆虽然可以时不时的在陈皇面前刷一下存在感,但还远不是走到台前的时候。

    枪打出头鸟,端王是不能被废黜的,他还需要在台前为润王挡几年的枪,王相和张大学士若是逼迫太紧,反而过犹不及。

    与此同时,方家。

    方哲无意识的搓动手指,喃喃道:“还不是时候啊……”

    方鸿面有忧色,说道:“我们应该怎么做,用不用提醒王相……”

    “不用。”方哲挥了挥手,说道:“且看看吧,在事情明朗之前,方家不要和王相以及张大学士接触,也不用接触,他们比我们更知道该怎么做……”

    ……

    早朝之上。

    这几日朝中对于端王一事热议不断,即便是陈皇,也不能生生的将之压下去。

    陈皇看着下方官员,问道:“端王不尊先生,动手殴打张大学士,许多官员上奏,要求朕废黜端王亲王位,诸位以为如何?”

    众多官员纷纷低着头,没有发声。

    康王已经被废黜了,端王要是也被废黜,陛下找谁去继承皇位,这件事情太过敏感,谁敢先开口?

    朝堂之上,无一人应答,陈皇目光扫视一圈,目光最后看向王相,问道:“丞相觉得呢?”

    王相拱了拱手,走上前,说道:“回陛下,年轻人性子冲动,有时候做事会有些偏激,端王虽不该对大学士动手,却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若是再废黜亲王之位,是否有些重了?”

    他说完之后,目光望向张大学士,问道:“大学士觉得呢?”

    张大学士上前道:“启禀陛下,老臣一把老骨头,若是连累皇室生乱,纵万死难辞其咎,老臣认同王相所言,愿陛下三思。”

    王相和张大学士都不同意废黜端王,百官也都理解。

    皇室已经够乱了,端王要是再出事,非得乱成一锅粥无法收拾不可,这件事情再闹下去,只会让陛下难堪。

    但端王不顾礼法,欺师灭祖的形象,已经深深额烙印在他们的心里,无法抹去,等到来日陛下正式册封太子时,为了陈国国祚的延续,为了朝堂的安稳,今日的一幕,怕是又会重演。

    陈皇没有回答,目光望向唐宁,问道:“定国侯觉得呢?”

    唐宁承认,自己还是小看了王相和张大学士这两头老狐狸,他们在朝堂上搅起这么大的风雨,最终却又轻轻落下,端王看似没有什么损失,但他的形象,却已经在百官甚至陈皇的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也为他以后埋下了巨大的祸根。

    偏偏在此时此刻,以及未来一段时间里,他还不会退出舞台,会好好的站在人前,尽到兄长的责任,为润王遮风挡雨。

    他抬头看着陈皇,拱手道:“臣觉得,王相和张大学士说得对。”

    陈皇目光望向怀王,怀王躬身道:“儿臣附议。”

    户部侍郎方哲站出来,拱手道:“臣附议……”

    “臣附议……”

    ……

    有了这几位朝中重臣的牵头,百官纷纷表态,陈皇也未曾在端王的事情上继续追究,宣布退朝。

    这件事情看似是重拿轻放,但从此以后,他们心中再想起端王时,便会浮现出一个无才无德,殴打师长,不顾礼法的纨绔形象……

    这样的纨绔,如何能成为一个国家的皇帝?

    散朝之后,百官有秩序的退朝,唐宁走出大殿时,回头望了望,张大学士和王相并肩而行,他们身后几步远的地方,是方哲方鸿两兄弟。

    人群之中,几道视线在半空中交汇,然后相视一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